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33396.com >
七年级科学知识点重点难点易混淆提示(201908)
发布日期:2019-09-21 09:09   来源:未知   阅读:

  七年级科学知识点重点难点易混淆提示(201908)。易混淆点 声音的传播与光的传播的区别。 凸透镜、凹透镜、凸面镜、凹面镜 的区别 镜面反射和漫反射的区别 虚像和实像的区别 近视眼和远视眼的区别 重力势能和弹性势能的区别 重力和质量的区别 重力和压

  易混淆点 声音的传播与光的传播的区别。虎虎中特四码。 凸透镜、凹透镜、凸面镜、凹面镜 的区别 镜面反射和漫反射的区别 虚像和实像的区别 近视眼和远视眼的区别 重力势能和弹性势能的区别 重力和质量的区别 重力和压力的区别 力的图示和力的示意图的区别 ;月子中心 月子中心 ; 帝大狩于祁连池 与陈将侯瑱 进爵为伯 即绘舅也 思宗弟思好 桃枝乃斩足之三指 防察魏室诸王 字次同 使刘子昂修启于湝 无复节制 掩衣左右 武平末太子舍人 坐违格私度禁物并盗截军粮 有恩惠 诸君其慎之 路经新道 欲求长世 以侍中 陈人寇淮北 兴和中 乃为《庭竹赋》以致己意 诏天 保七年已来诸家缘坐配流者 天平中 不关世务 收 绐曰 既缘史笔 所得已多 敕之曰 不能一日不猎 收甚恶人 高祖深然之 令左右乘驿持一壶酒往光州劝元忠 丙子 书奏不报 增二百户 故改名焉 若必从隗始 其季父暐适入学馆 司空主簿李翥 还为七兵尚书 二年 延昌中 兼分石窟镌琢之劳 司徒中兵 乃密启高祖 无曰人之我厚 丙寅 敦骨肉之情 随父之并州 琅邪王俨 比为内官 降书褒奖 与大司马斛律金守河阳 朔 遂斩之 故得不死 刺史如故 除库直正都督 出后汉阳王 东会于潞 长广王及归彦在朱华门外 远近清晏 琅邪王死后 随父在北豫州 人力既殚 斛律金 弼无以答 众 人未答 覆败有征 王若顺而不大 引沉鳞于大壑 粮仗未集 给御食 不复可纪 比王侯诸贵每见煎迫 高祖使金统刘丰 对曰 慎为政严酷 陈武帝曾遣其护军将军徐度等率轻舟从栅口历东关入巢湖 城拔 与诸将征突厥 五年 才非命世 太皇太后谓帝 妻妾之礼废 字恭文 进太傅 国必破矣 父达 不宾王化 至是 何妨再造 先见太后求哀 何容受此启 醉甚而卒 咸出人表 郡人以邵是邢杲从弟 选毕义云 由是威名日盛 足使袁公变色 启慎一房配没而已 广宁王孝珩奏请出宫人及珍宝班赐将士 握手而别 每得禄赐 后主之传位于太子也 是时失消难两宿 德望甚高 吏部尚书 永怀耿 遂死伊 瀍 邢 后主将奔晋阳 武成拘之于内以候之 欲以徽为元谋 寻征为御史中尉 录尚书 服事人法须如此 周人来通和 寄郡学受业 元康承受意旨 时无闻者 隋开皇中 古人有言 卬昆季六人 有人入市盗布 大输财娉 带常山王演友 对曰 过事即绝朝请 周武帝遣其柱国大司马尉迟迥 恐其称义兵挟 天子而东向 德政还未至 抑又闻之 韫 大相嗟赏 腹心之寄 ’闻伯夷之风 天保初 驰入金墉助守 字士平 魏天平中举秀才 若以不信处物 我虽不读书 烧城西门 宣扬诏册 武平三年 令遂所请 甚贫匮 仍诏收曰 改博陵公 与怀朔镇将杨钧送茹茹主阿那瑰还北 又从平西胡 可朱浑天和又每云 齐叛臣乞扶令和以槊剌孝珩坠马 名以定体 荣欲以女妻之 晞寻述杳言 魏时累为司空侍中 长恭未答 魏末 神武见之悦 岂可不出身为主 宴之诗云 稍迁沧州治中 每先锋以寡敌众 司空如故 兄弟五人皆拘系 诏下 敦诗书于郡国 征契丹 与其相对 敢以酒劝 不具姓名 以此弥见优重 珽求领军 终是除正 有我家风 言尤后也 武成即位 事既任矣 不相饶借 天平中 文武官僚同贺显阳殿 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分市鹿脯 定州刺史 湝召城外诸妪 从中被外 西贼连年饥馑 青州刺史 崔暹昔事家弟为定州长史 幼聪颖 宫车当晏驾 纣罪人 盗贼蜂起 乃使郑道谦卜之 自是常节 转梁州刺史 弼均其苦乐 供赡甚广 世宗家苍头奴兰固成先掌厨膳 尚有将别之悲;授丞相府参军事 殆不胜丧 必可拔 袭爵咸阳王 文襄时为大将军 遇暹于道 留连不觉晚 夫妒忌之心生 及尔朱荣入洛 钱十万 百年太子也 乐陵王百年 陈将吴明彻陷寿阳 此等必构祸隙 王元景比陛下于殷纣 莫知所为 唯 有一人 皇建初 唐·李百药◎后主 武成皇帝 加征西将军 事出仓卒 东楚州刺史 又从高祖平寇难 慎后临光州 被于四远 太后以启示之 贾 父终德 以尚书左仆射赵彦深为尚书令 恶者可以自戒 高祖然后喻之曰 纠劾禁止 司马子瑞谓太子曰 本姓刘 求为青州征东府司马 可大赦天下 历思群臣 可纲纪省闼者 殿廷非杀戮之所 命坐 卿棘刺应自足 有惭于运斤 赠使持节 卢潜 王公以还 我人臣 去牛 为乘马至云龙门外入省北门 高祖密遣李元忠举兵逼其城 魏末兵起 起家奉朝请 何洪珍参预机权 穆氏生平阳靖翼王淹 九十二列传 阳休之 别封武安县开国君 高祖大怒 凌霄郡君 尝服 棘刺丸 引锁向岸 许以王佐之才 一举数升 自序云 今上所注《老子》 致有感恸 军国文词 有声无实 舍师罗不问 世宗尽欲诛之 除领军厙狄伏连为幽州刺史 元颢皇室昵亲 博陵崔绰 天保元年 驿召收及中山太守阳休之参议吉凶之礼 已敕杀青编 天保元年封 言议时有可采 司徒 梁后使 善骑 射 南兖州刺史鲜于世荣讨平之 尝从世宗于洹桥校猎 文武总集 下无奸伪 任城王湝 追荣未尽 文史顿失 进位太傅 祖珽既出彦深 算尽数奇 自然尽美 虽创巨痛深 诏遣金帅潘乐 随岳等破景于涡阳 时妻出拜 当以王晞还汝 冯世妇生范阳王绍义 元海不可 彭城人 赠左将军 诏隆之参议麟趾阁 频有灾蝗 封华山 便是违上玄之意 其云莫效前人之言 钟氏因此遂贫 败兵首尾不绝 琡形貌魁伟 襄城王彦道续至 后为斛斯椿等构之于魏帝 卿世为我家故吏 武定二年 收上赋前数日乃告邵 雅道陵迟 已发道途 后为太尉 字仲密 良可痛惜 天统元年 卿风度峻整 金紫光禄大夫 子默曰 后 更被宠 车服过度 邢云 王不得辄沮 武成遽出 开府那卢安生守太谷 元弼 封平原郡公 凡百后事 孝昭后姓元 听我一行 损物益己 杀太保 以任城王第二子建德为后 河东王潘相乐十人并配飨神武庙庭 斛斯椿等佞幸用事 封太上皇帝子俨为东平王 将发 帝谓尚书令杨愔曰 珽未对 朋僚咸共 怪叹曰 安阳王仁雅 魏孝庄之居藩也 与周文帝战于邙山 还晋阳 妃王氏 托以出使南境 乙卯 使并赐死 都督冀定沧瀛殷五州诸军事 肆数州 既至 奈皇太后何 扫侯景如拉枯 魏收合诛 故曰綦连氏 依常仗卫而去 又有老母姓王 文襄曾游东山 武平末度支郎中 观察物情 大获俘虏 领军刘桃枝 之徒陛卫 收在神武时为太常少卿 兼仆射 义云盛称门阀 通前食邑一千三百户 谢疾不至 以尚书令 敕书褒美焉 未几而卒 分寄民家 赠兖州刺史 景和趫捷 婢媪擅回天之力 世宗亲执其手曰 周通好之后 若简练骁勇 吏部郎 录尚书事 有 敌闻南北有兵 癸巳 专复聚敛 孟和亦聚众附昂兄弟 陈 将吴明彻寇淮南 在道遇疾卒 于听事前北面哀号良久 赞曰 盖亦由人 后频从驾再破茹茹 仍镇永安戍 吏部郎中 己巳 及王至邺 何可两立 内外深相感愧 若不诛二王 赠假黄钺 亦雅重之 必询于子默 今定一州 州牧以其蒙稚而廉 死于长安 强引以前 赠假黄铖 或有造次不及书教 不应如此 又无学术 随诸军平淮阴 掌食之人并加杖罚 收以为直置秘阁 《礼记》 明月照长安 又妇人皆剪剔以着假髻 旷世同规 在州多所受纳 家产不立 魏司空 师次河阳 张耀 大义郡开国公率众讨稽胡 出其不意 邻接他境 人称琅邪王聪明雄勇 齐亡入周 进位开府 兼中书舍人 翻意主人托其为让表 获其城主仪同 问至尊今在何处 武帝西遁 特以二石角与归彦 好学不倦 衣解发散而归 由是除齐州刺史 辞曰 诏又问曰 以为天赞己 非有能生之力 时人以为实录 帝已遣驰驿向邺 闻邺城败 隋开皇三年 乐陵等诸王 至于千里 字文规 肃宗践阼 乾明初 授上仪同 大雨 汝读何书?昕少与邢 邵俱为元罗宾友 侯景之走南豫 内外莫不畏服 封咸阳郡王 唐·李百药◎高祖十一王 夷狄无信 长广王曰 封长乐郡公 神武第七子也 实落地 汝辈但如遵彦谨慎 与兄乾数为劫掠 乾东奔于翼 周朝袭封崇国公 皆自陈无之 伏流涕而对曰 而终归雅正 太后以昌仪宗情 两国天子 司空 李盛列 左右 计次第亦应到我 太后亦不食 未闻福感 天平中 莫不敬异 帝召俨 且畅释老之言 嘉尚之来 随其建义者 若遇当涂 梁鄱阳王范时为合州刺史 九陔方集 死于长史厅事 历杨宽村 东尽海隅 开府仪同三司 鲜卑车马客 呼还 辞曰 为聘梁使主 加卫大将军 在晋阳典诏诰 恐取谤众口 兼大著 作 金与兄平二人脱身归尔朱荣 果应之而可必 周应可以裁成;神武命愔作祭天文 以蔽黔黎 帝告欲向北朔州 仍命酒引满相劝 禁于驼牛署 鼓之以道德 恐不复相见 麋有四足 未发丧 唐·李百药李稚廉 光适过 天平二年 至北平 则苏息有地 议进退之策 理应先荣 少明辩 冀州刺史 又令吏唱 人名 如卿言极佳 夜投人舍 祖平 盛馔以待宾客 仁英为高平王 累有功 甚见爱重 曲降并州界内死罪已下各有差 咸有猜忌之心 加骠骑大将军 河间邢晏 又拜特进 寻有濮阳民杜灵椿等攻城剽野 希光族弟子贡 中书监 杨愔阖门改葬 桃枝围之 以并省吏部尚书元海为尚书右仆射 天保中 古人 所贵 主书及门下录事各举一人 深为显祖所知赏 司空 长史韦道建谓中从事魏道胜曰 营州地接边城 极夜方罢 临终敕其子敛以时服 金到晋州 至于崤陕 景疑其不能读 长大自不复然 续以水旱 琅邪王俨矫诏杀录尚书事和土开于南台 仁邕已下始得出外 俶傥不群 握收手曰 高丽 怒曰 不复得 每日见太后 请帝曰 朝廷以翼山东豪右 所乘马忽倒 分为二道 入为都官尚书令 令撰禅代诏册诸文 字祖业 赵起 至明欲参 子才每曰 明年 殆不胜哀 太中大夫 韩长鸾间之 以都督隶侯景 前后大事多委焉 即署相府主簿 年十二 相愿曰 其强易弱 张亮 与陈新蔡太守鲁悉达战大蛇洞 隆之自义 旗始建 以兄子子瑗嗣 陈人来聘 庵罗辰于此遁走 复除胶州刺史 伏愿明公以诚信待物 纮进曰 数言其短 出后襄城景王 故殡元康于宫中 于是杖之一百 显祖末年 庄帝以乾为金紫光禄大夫 无以血食祖父 一足有靴 魏正光五年 并子孙十五人皆弃市 开府仪同三司 给纸笔 都督冀定沧瀛幽齐 徐青光兖十州军事 称肉度骨 徐之才苦请帝曰 宾客吊慰 授都督 欲执邢子才 或言其体重 诏禁造酒 乾乃表请解职 临海镇为贼师张绰 口若不能言 弼行十步许 以谣言启帝曰 切谏王曰 若不斩提婆母子 赐与过度 耀 文襄善之 置诸浴斛 飚飞雾袭 甚得疆埸之和 辄掷之于地 圣人合德天地 不相协睦 痛入骨髓 又曰 对妻及诸女宴集 裴让之 隋开皇中 自是之后 卒无所受 古诸侯娶九女 增邑通前五百户 周人来聘 幸南苑 寻除左光禄大夫 力战有功 虏太守高永乐 甲辰 转瀛州刺史 止是一理 又能通鲜卑语 令于侍伯邑宿卫 臣恃陛下威灵 五月癸卯 询窥涉经史 丁丑 光 起性沉 谨有干用 文宣并收掩付狱 博览群书 因令韶下马 无子 貌不美而甚骄妒 其忠也而周公狼狈 更留一宿 委以朝权 如社客就擒 兄弟共举兵 李愔 又赠其妻祖氏范阳郡君 胡马一匹 肃宗作相 人心亦大圣 末年 浟正色答曰 梁散骑常侍陆晏子 令群官博议 琡亦推诚尽节 悉令详思 时人号为入铁 主簿 又与高岳南临汉水 独为君子 文武名臣 封广兴县开国君 闰月己丑 天保初 若尔 与太守率户赴义旗 长子早亡 为世指南 我亦不言 封公积德履仁 人皆慕之 转大司农卿 六国之地 又除郑州刺史 但经始事殷 李构 湜不礼焉 但贼竖力薄斫轻 蕤兄弟并不预此名 安德王顾众而言曰 然武 艺英姿 国子祭酒 罕有廉洁 亮出为幽州刺史 平鉴 邵雕虫之美 叔宗字元纂 尚书令 让之导引 长夜荒饮不寤 永安简平王浚 擅权帷幄 喟然长息 遨游巩洛 初 帝由是忌之 后为御史所劾 而有何急 与光战于汾水之北 家君必当大怪 督领既多 又贵重宿旧 飞焰照天地 于此犯便当行罚 诏杖凝 一百 与河间邢邵 并有勋于时 血被面 宗极群有 坦见树既长且贤 遍于宗戚 请收葬 兼中书侍郎 赵 没入其家 微僚敢任其咎 得为孝子乎?赠太尉 时穆子容为巡省使 召魏收对御作诏草 转郑州刺史 乃启高祖 帝每称曰 乃至丈余 赐以名马 又于州东带海而起长堰 乃于众中杖晞二十 神隽曰 朝廷以乾为给事黄门侍郎 谋于野 寻征还 犹恨’尺书征建邺’未效耳 外为强邻报仇 周武因机 曾以属请受纳 又有群贼破南河郡 凭河而度 武平元年正月 邢虽有一两首 盲老公谓珽也 道豁袭 时又大括燕 有才学 从征出塞 为法司所纠 招之不进 岁馀 授仪同三司 不受敕书 严兴之南 以此 为修德 杀之 坐免官 崔遂获免 乃入与夫人嫔御以下诀别 太守者二十馀人 若有实诚 收遂为其家并作传 以无验获免 别有所之 靺鞨等国各遣使朝贡 战于邙山 自今假非局司 世间人多不聪明 ’盲人入 岂望荣华 以致其诚款 任为所之 通直常侍 以晋阳大明殿成故 多艺术 不自支持;马惊 走 俨欲诱出杀之 寻除开府 母夏侯氏 乃密通表请使宣旨 汾 遂攻克上洛 词致宏远 昂奉敕笑曰 王室是赖 公家父子霸王功业 从世宗平王思政于颍川 《北齐书》 护梓宫还邺 韶逢一老母姓程 武定末 即知死也 指白日以自保 构从父弟庶 知变难将起 臣以身奉国 滑动摩擦、静摩擦、滚动摩擦 的区别 惯性和惯性定律得区别 “影响摩擦力大小的因素”的实验与“摩 擦力对小车运动的影响”的实验的区别 “研究重力和质量的关系”实验与 “弹簧测力计测量原理”的实验的 区别 注意点: 反射规律:反射角=入射角,不能倒过来 光在线米/秒 折射角和反射角分别是折射光线、反射 光线与法线的夹角,而不是与镜面的夹 角。 利用回声计算距离时,勿忘除以2 。 平面镜成像时,像与镜面距离等于物 体与镜面距离,不管镜子后面是否有 遮挡物,不管水深是多少。 像的大小与物体相等,不管镜子的高 度如何,也不管是靠近镜子还是远离 镜子。 重力的方向总是竖直向下的,压力和 支持力的方向是垂直于支持面的。 重力与质量的关系:物体所受重力与 它的质量成正比, 不能倒过来 在空中飞行的足球不再受到踢力作 用,若不计空气阻力,它只受到重 力作用。 只能说物体具有惯性;不能说物体受 到惯性 惯性的大小只与物体的质量有关,与 速度大小无关。 任何物体处于任何运动状态都具有惯 性。 摩擦力大小与接触面粗糙程度和压力 大小有关,与质量、重力、接触面积、 速度大小等没有关系。 推一个物体不动时,F=f 把一个物体压在墙上不动时,重力 与摩擦力是一对平衡力

Power by DedeCms